公平权利、公平机会和公平规则

阅读指南:加强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发挥重要作用的制度建设,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关于社会公平的论述,引起了会内外的关注和讨论。

从学校到医疗,从就业到退休,从收入分配到社会保障,代表们在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上讨论的许多问题都与社会公平有关。

他们普遍认为,“三公”从制度设计的角度传达了对社会公平的新希望。

公平权利:不能根据不同的出身、职业、财富等来区分基本权利。2011年,四川省抚顺县福石镇利用政府车库的二楼建造了一个镇文化站并投入使用。从那时起,村民们将在业余时间“读报唱歌”,他们的生活将在一夜之间“改变”。

“文化生活丰富了,幸福指数用“准时兴”的话说增加了。

“扎根基层文化战线30年的十八大代表、福石镇文化站站长汪文华表示,十六大以来,国家加大了对公共文化事业的投入,农村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和能力显著提高,农民基本文化权利得到了满足和提高。

“人们应该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享有平等权利,无论他们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

”中央党校的谢春涛教授说道。

专家认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权利”的认知和需求已经从生存水平上升到发展水平,对户籍制度、劳动合同、城乡人口投票比例等“权利公平”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党的代表在讨论中都认为,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已经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上升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人们实际上感受到了国家发展所带来的利益的公平提升:取消农业税,实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建设世界上最大的安全网……”没有权利的增加,从平等的起点开始,基本权利不能因为出身、职业、财富等不同的附加条件而受到不同的对待。

广东中山大洋电气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严文静,作为出席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的26名农民工代表之一,仍然期待着更多的“公平权利”来温暖他们的心。

公平的机会:我不怕困难,恐怕我没有机会“如果没有教育扶贫项目,我就没有机会进入大学”

“那些通过政府资助完成学业的贫困学生,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海南省教育厅厅长胡光辉,经常被人记住。

“资源的不平衡严重阻碍了教育机会的公平。

胡光辉说,我们启动了教育扶贫项目,将学生从山区转移到县级中学,以“支付食品、服装和学费”。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提供了40,000多个高质量学位。

中共十八大代表、四川电子科技大学党委书记王志强认为,普通人生活中不公平机会的最突出表现可能是教育。农村儿童的教育条件比城市儿童差,而有学区的儿童有更多机会接受优质教育。

教育只是一个角落。

近年来,“不怕困难,不怕机会”已经成为一些弱势群体的心声。

“幸福不是幸福,机会应该是公平的。

中共十八大代表、四川拓派志愿公司员工梁锦松表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结果会因能力水平而异,但当机会公平时,心态就会平静。

对于一个拥有13亿人口、经济和社会处于“双重转型”的发展中大国来说,实现公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谢春涛强调,平均主义不公平,违反了社会发展规律。

中国肯定无法像欧洲那样建立一个安全水平过高的社会保障体系。我们的财政资源不仅不被允许,而且还可能导致一个“懒惰”的社会。

这位学者观察到,十八大的报告试图通过顶层设计来建立一个体系,试图找到一个兼顾各方利益的平衡点,“这不仅能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还能让相对弱势的群体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规则的公平性:消除特权,打破“潜规则”(Hidden Rules)在某些领域,民营企业可能会在获得贷款、融资方面遇到困难,如果想进入,最终会被挤出市场。

“谈到十八大报告中的“公平规则”,十八大代表、海南现代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邢奕川有着深刻的经验。

不仅是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之间的不公平竞争,一些党的代表认为,找工作、看病等不公平的规则很容易引起群众的不满。

谢春涛认为,社会冲突的频繁发生和社会冲突的高发往往与某些方面的不公平有关,这引起了我们党的足够重视。

报告试图回答有关民生、社会事业发展和社会组织建设的问题。

根据学者的定义,“公平规则”的重要性往往超过“公平权利”和“公平机会”。

“规则公平是法律和法规。有些人超越规则,形成“潜规则”和“特权”,这将严重损害公平。

”谢春涛说道。

十八大代表、海南省第一人民法院院长吴雪莉表示,打破灰色收入、制度歧视和行政垄断等“隐性规则”是促进“公平规则”和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

专家强调,建立社会公平保障体系是世界各国执政党和政府面临的一个难题。这种“普世价值”制度在中国的务实实施体现了“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的理念,对维护执政党的长期繁荣具有重要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