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举步维艰

是否延长退休年龄正成为当今的热门话题。一些批评家指出,我们应该在打破双轨养老金制度的基础上进行讨论。

自2008年底以来,山西、上海、浙江、广东和重庆等省市已经启动了养老保险试点改革,但至今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

专家认为,相关政策没有明确转换成本的资金来源,使得许多商界人士“担心”未来。

6月12日,在国家行政学院召开的一次报告会议上,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学与研究系副教授叶相克(Ye Xiangskirt)指出,公共机构分类改革尚未完成,使得养老保险制度难以“取得单一突破。

2008年发布的《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要求,分类改革后的《试点方案》适用于事业单位及其从事公益服务的人员。

从各地情况来看,事业单位改革仍处于完成清理标准化的初级阶段。

“一些地方事业单位问,分类改革尚未完成,养老保险制度如何才能实施?”叶相克表示,即使分类改革成功完成,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不容易,因为试点计划本身仍有许多政策重点不明确,特别是缺乏对职业养老金和过渡性养老金制度的操作性规定。

《试点方案》要求,为了建立多时间养老保险制度,提高事业单位职工退休后的生活水平,事业单位应当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建立职工职业养老金制度。具体办法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原)会同财政部、人事部制定。

2011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事业单位职业养老金试行办法》。

与“试点计划”中的几个字相比,该试点计划明确了企业年金谈判、个人缴费比例、领取条件、资金管理等内容。然而,叶相克认为,试点计划对于更重要的资金来源仍然模糊不清。

叶相克表示,在事业单位改革中,从现收现付制向公积金制度过渡所产生的转换成本应该得到妥善解决。改革前已经退休的“老人”和已经工作但尚未退休的“中年人”的个人账户中没有积累资金,这些资金构成转换费用,需要由政府“支付”。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多次公开强调,在公共机构推行养老保险制度不是为了“卸下财政负担”,退休福利也不会因此而减少。

然而,由于政策和法规不明确,商业人士对个人前景的担忧并没有消除。

“从企业的系统设计来看,它没有解决转换成本的资金来源问题,这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个人账户空账户危机。当公共机构的养老金制度与企业挂钩时,个人账户甚至职业养老金是否只是空中的一座美丽城堡夜香裙子说。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为民表示,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将适时向全国推广,并在此基础上推进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这意味着,如果公共机构的试点养老金改革停滞不前,就不可能打破双轨养老金制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