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美元的垄断开始消退

3月底,随着国际媒体聚焦特朗普的关税和贸易战前景,人民币计价的石油合约首次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INE)开始交易。

这将推动石油和人民币的崛起,鼓励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并导致全球资产配置的巨大变化。

今天的情况远非如此。

美元和欧元仍占国际收支的85%以上,其次是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加元和人民币(1%)(图1)。图1。国际支付货币数据的主要来源:SWIFT。2018年2月,随着中国融入全球经济和贸易环境,中国正在融入全球金融体系。

它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拥有最大的外汇储备和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

随着中国进口世界上最多的大宗商品,它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拥有以美元计价的中介机构。

石油美元的兴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美国几乎占世界经济的一半。

美元占今天国际收支的40%,而美国在1945年只占全球经济的不到一半。

那么,为什么美国仍然受益于这种“过度特权”?这与石油美元更相关。

1945年雅尔塔会议实际上将欧洲分为两部分。会后,拖着病体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会见了沙特国王伊本·沙特。

罗斯福绕过了最后的“宇宙主人”英国,与伊本·沙特达成秘密协议,华盛顿将保证沙特阿拉伯的军事安全,以换取可靠的石油供应。

尽管面临周期性压力,该协议仍然有效,直到1971年尼克松危机。

由于美国令人担忧的经济前景,尼克松总统单方面取消了美元和黄金的直接国际兑换,战后国际金融交易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被一种基于自由浮动的货币体系所取代。

此后,美元与黄金脱钩。

为了防止美元被边缘化,尼克松通过谈判达成了另一项协议,该协议将确保沙特未来所有石油销售都以美元计价,以换取美国的武器和保护。

在沙特阿拉伯的领导下,其他欧佩克国家也同意类似的协议,全球对美元的需求飙升。

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在接下来的40年里被许多地区战争侵蚀了。

2014年,美联储开始为加息做准备。美元开始攀升。尽管比预期的要慢,但由于石油市场以美元计价,油价暴跌。

为了维持旧联盟,特朗普总统和萨尔曼国王签署了一项1100亿美元的历史性军售协议。

然而,由于支撑美元主导地位的结构性条件自1971年以来一直在减弱,美元的覆盖率正在下降。

“一带一路”如何促进石油和人民币的崛起2016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储备货币篮子后,人民币国际化速度显著加快。

去年10月,中国建立了人民币与俄罗斯卢布同步结算系统。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希望在中国数十年、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计划的基础上,推出一个与其他货币类似的系统。

随着“一带一路”扩大了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主要经济体的互联互通,其成员国也成为人民币结算的候选国。

去年12月,自20世纪10年代初以来就没有在对外贸易中使用过美元的伊朗宣布将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

该联盟将在“一带一路”以及随后的人民币支付系统中发挥核心作用。

美国的地缘政治也加速了这一趋势。

白宫暂停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后,伊斯兰堡宣布人民币可用于双边贸易和投资活动,这将支持价值57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

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图2)。

对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拉克、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等主要石油出口国来说,中国市场意味着影响力。

许多供应国要么同意使用人民币向中国出口,要么正在积极考虑(图3)。

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等大宗商品出口国也开始从事非美元贸易。

图2 .资料来源:英国石油公司《2017年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图3。资料来源:世界停止出口,2018年3月属于中国。

到2040年,中国的年石油需求预计将增长30%以上,而美国预计将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因为它希望发展国内页岩油生产能力。

在沙特阿拉伯,即使美国的军事利益占上风,其经济利益也可能受到侵犯。

如果沙特阿拉伯决定允许部分石油出口使用人民币,这可能会导致更广泛的变化。

即将到来的变化随着人民币在中国石油进口中所占比例的增加,石油出口国将拥有大量的人民币储备。

这笔钱要么用于购买中国出口商品,要么用于重返中国金融市场。

随着对人民币资产需求的增加,美元在交易中的作用将会减弱。

从短期来看,中国的体系不太可能改变世界石油交易的方式。

即使货币是可兑换的,国际投资者和能源交易员也必须对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的交易中心地位有信心。

从长期来看,只要中国继续取消或大幅减少对人民币计价石油交易的资本控制,石油人民币将意味着全球资产配置将转向面向中国金融市场的范式。

2014年至2017年间,全球机构投资者所持中国在岸证券增加了两倍。

未来一两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可能被纳入全球债券基准指数,大规模置换资本将流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

一个重要警告是,如果投资者因美国债务危机或特朗普的主要政策失误而对美元失去信心,那么逐渐转向石油和人民币的趋势将会突然加速,美元将会进一步走远。

中国经济的崛起已经是事实。

即将到来的全球资产配置转移只是全球金融领域的正常反映。

作者:丹斯坦伯克(DanSteinbock)是差异集团的创始人,印度、中国和美国国际商业研究所所长,上海国际研究所和新加坡欧洲中心的访问学者。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果您需要重印,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