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美贸易摩擦看中美贸易发展趋势

目前,中美贸易摩擦越来越严重。美方将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征收关税的范围从500亿美元扩大到2500亿美元,并威胁扩大到所有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

几天前,相关美国人一直指责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模式。

中美贸易摩擦正从贸易领域延伸到整个中美经济乃至政治军事关系。

中美贸易摩擦将走向何方,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的长远发展,值得我们认真观察。

与中美贸易摩擦相似,中美贸易摩擦从1968年到1996年持续了近30年。

通过比较日美贸易摩擦的过程,我们可以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发展趋势得出一些方向性的启示。

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过程以阶段为特征,在此期间,日本对美国的出口有六次主要对抗,每次对抗持续2至6年。

从1968年到1985年,日本和美国就进口到美国的具有竞争力的日本商品发生了四次大的对抗。每次他们就一个行业进行谈判,对抗的持续时间都保持在两年左右。

在现阶段,只要任何日本产业发展迅速,对美国产业构成竞争威胁,就会成为美国攻击的目标。

双方相继对纺织品、钢铁产品、彩电和汽车发起贸易攻击。结果,签署了一系列有利于美国的贸易生产和进出口管制协议。

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推动日本电子工业在科技方面赶上美国。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摩擦从单一产业扩展到多产业领域。

从1985年到1991年,日本和美国围绕半导体、大型计算机和电信行业展开了六年的谈判。日美签署了两项半导体协议和四项市场协议,并就日元升值达成了“广场协议”(plaza agreement),并就扩大日本内需市场开放达成了前川报告。

1989年至1996年,日本和美国进一步签署了关于市场结构壁垒的结构改革协议、保险协议和全面经济改革协议,如政府独家采购、金融和其他市场控制、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等。

近30年的日美贸易摩擦并没有挽救衰落的美国弱势产业,而是极大地改变了日本产业的发展模式。因此,日本加快了工业全球化的发展道路,通过海外投资和并购整合全球资源,发展自己的工业。日本十大外国并购发生在2000年左右。

由此可见,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有一个过程。解决办法是根据双边经济发展趋势,从解决单一行业竞争逐步调整整体市场经济关系。

然而,中美贸易摩擦似乎呈现出跨越式发展的节奏,这是由中美经济关系的密切性和特殊性决定的。

自2000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对外经济交流日益密切。中国以其低廉的人力、土地和资源成本,与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形成了紧密互补的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促进了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

因此,尽管过去中美在光伏、轮胎等产品方面存在争议,但双方都认为中美在双边贸易中是双赢的。美国认为中国对美国来说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市场。中国在遵守国际贸易标准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尽管还不完善。双方很快就一些具体的贸易问题达成了协议。

然而,特朗普自当选以来一直坚持“美国第一”的原则,推动减少美国贸易赤字,吸引制造业回归。中国作为美国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和世界上增长最快、最重要的制造业大国,自然成为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第一目标。

特朗普改变了以往从单一行业一个接一个发动贸易战的做法,直接挑战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市场开放模式和产业政策,试图迫使中国完全接受美国的贸易政策。这使得中国政府完全不能同意美国政府的观点。

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相关产业政策是基于中国经济的实际发展阶段和市场结构的特点而内生的。虽然存在一些不足,但主体适应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要求。

对缺陷的改革总是在进行中,但不可能一蹴而就。

美国迫使中国在这座城市下签署同盟的目标很难实现。

事实上,与中国产业链高度融合的美国经济还没有准备好立即脱离中国经济。

因此,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后,中国和美国仍然需要找到分阶段缓解双边贸易摩擦的方法。

届时,双边关税大战不会结束,但会有所缓解,并达成一些中间协议来稳定市场预期。

由中美结构性矛盾引发的未来经贸争端不会停止。美国将从三个方面对中国施加战略压力。

首先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环境的整体孤立。

美墨协议对第三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限制将被复制到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相关协议中。与此同时,美国将与其他西方盟友一道,推动世贸组织和其他国际经济组织的主导改革,为中国参与国际经济活动设定高门槛。

第二,美国将加强对中国引进高科技的封锁。

美国将严格审查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和并购活动,并将与其他西方国家一道加强对中国高科技发展的限制。

第三,美国将不时击败中国,对中美文化、教育、科技交流和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敏感战略问题施加压力。

今后,中国一定会在以下三个方面采取积极行动来抵消外部压力。

一是加大投资力度,加强科技自主研发,为中国产业竞争力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可靠的技术基础和动力。

二是扩大国内市场开放,深化“一带一路”建设,扩大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自由贸易的“大家庭”,扩大中国对外经济交流。

第三,努力提高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通过减税增加国民个人收入,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吸引国际和国内投资,扩大国内需求市场,抵御外部市场的局部收缩。

原标题:从日美贸易摩擦看中美贸易发展趋势作者:仲淹,中信改革发展研究所战略与国际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如果贸易战继续升级,特朗普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承诺为什么没有实现?金融时报评论员: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体现了时代精神本文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果您需要重印,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