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华信:资本市场已经浮动下跌15年,最终成为“面值撤出”的第三股

9月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宣布*ST华信(002018)终止上市。结果,*圣华信成为第三家退出a股市场的公司,因为其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票面价值。

该公司的股票将从9月12日开始进入退市期。

2019年7月22日至2019年8月16日,*ST华鑫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票面价值,引发退市过程,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

就这样,*圣华信成为继洪钟股票和圣鹰之后第三只面值退市的股票。

*新华信同日宣布,将从9月12日开始进入退市期,为期30个交易日,预计最终交易日为2019年10月31日。

证券简称“华信退股”,限额为10%。

深交所将在退市期结束后的下一个交易日将公司股票退市。

8月14日,当面值退出市场时,圣华信的收盘价为0.67元。撤回是毫无疑问的。这只股票也成为继圣鹰之后的又一只“面值退市股票”。

此前,由于跌破1元面值,洪钟股票成为首批“以面值退市”的a股。

从2018年9月13日至2018年10月18日,洪钟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于1元以下,成为a股市场第一只引发面值退市的股票。

经过30个交易日的退市期后,洪钟股票于2018年12月28日停止上市并退市。退市时,它在a股市场的股价固定在0.22元。

今年8月1日,*ST Eagle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于1元以下。交易于2日暂停。深交所将最终决定ST Eagle的上市是否应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终止。

*在ST Eagle的收盘价持续低于1元面值后,它竭尽全力避免退市。例如,它签署了一项合作建立一家种猪公司的协议,合作伙伴以债权+种猪的形式作出了贡献。

但最终都失败了。

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除*ST华信外,a股市场有66股低于2元,其中3股流通股低于1元面值。

*圣控已连续9个交易日收于1元以下;*ST中国连续12个交易日收于1元以下,但8月13日收于1元。

此外,*圣印吉,*圣欧普,*圣梨园和圣瑞店一直徘徊在1元左右。

连续18个交易日(2019年7月22日至2019年8月14日),返利股票的收盘价低于即将收盘的股票面值(即1元)*圣华信。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4.4.1 (18)条,对于只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a股的上市公司,股票的日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交易所交易系统的股票面值(不包括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然而,在退市前,8月9日,*圣华信还上演了一场“从地板到天花板”的涨停板,即从涨停板涨到涨停板,当日股价收于0.78元。

统计数据显示,ST华信在开盘后就跌入了一个极限,但随后大量订单涌入。交易量大幅扩大,几次触及极限。股价也从0.70元/股上升到0.78元/股。

截至收盘,股价为0.78元/股,上涨5.41%,总市值17.77亿元,成交额3.69%。

这个“天地板块”市场可能会成为新闻。

2004年7月,首都明星圣华信,原名华星化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2012年7月,上海华鑫投资19.71亿元认购华鑫化工60%的股份。

2014年11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安徽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信国际”。

上海华信获得公司控制权后,开始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产重组和并购。

2013年8月,上海华信向上市公司捐赠了100%的华信天然气,然后引进华信能源和中安联合能源,将华信石油的注册资本增加到75亿元。

同年12月,计划再筹集22亿元,以增加华新的天然气资本,但由于某种原因,华新的天然气资本被终止了。

自2015年5月以来,华信国际加快了转型步伐,收购了哈萨克斯坦DGT公司40%的合作伙伴股份和50%的投票权,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19.67%的投票权,全面进入天然气领域。

华信国际成立上海华信国际石油开发有限公司,收购华信福建100%股份,涉足成品油贸易。

此外,公司还启动并实施了对四家相关金融企业的收购:上海华信集团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杨浦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大势金融租赁(上海)有限公司、上海华信国际金融控股(海南)有限公司股权项目。

构建以能源业务为核心、金融服务平台和“互联网+”平台为两翼的产业结构。

当时,华信国际在a股市场享有无限的人气,一度成为资本追逐的目标。

2015年6月12日,*ST华鑫盘中最高价格达到23.17元。

目的地002018。深圳是*ST华信的股票代码,最后4位数字是2018年,这也是华信国际命运的转折点。

事实上,2015年年中,市场继续呈现非理性下跌。

华信国际连续吃了近6块极限板。

从那以后,该公司的股价一直保持在6元以上,直到2017年底。

进入2018年,华信国际股价下跌渠道重新开通。

这种下跌是不可避免的,华信国际直接进入“1元股票”类别。

2018年4月,华信国际刚刚披露了其2017年度报告,但发布了一份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外部审计机构对公司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未形成明确的审计结论。公司内部控制的有效性可能不足,存在虚假记录、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2018年8月,*ST华信因涉嫌2017年虚假记录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华信国际的危机是华信在世界500强企业中崩溃的一部分。

华信国际是上海华信的控股子公司。上海华信是能源巨头叶剑清“华信部门”的核心资本运营平台。其控股股东是中国华信。

中国华信由叶秦简于2002年创立,专业从事能源和金融。

随着叶秦简调查风波的发酵,华新部门最近不断遭遇坏消息。与金融机构和合作伙伴的关系已经恶化。各种诉讼纷纷袭来,资本链突然收紧。

在重组的尝试中*圣华信宣布,已与焦作中州炭素有限公司签署“重组意向协议”,就中州炭素协调等事宜达成合作意向,以帮助公司摆脱债务危机。

这一次,该公司签署了重组意向书,这可以说是避免“面值退市”的一大举措。

中州碳的“白马骑士”在“生与死”的时候来到中国,是为了让股价明显上涨,而不是失去一切。

然而,这一明显具有“救火”性质的公告一经披露,就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关切函指出,它要求澄清签署重组文件的可行性和合规性;是否用新皮拉来抬高股价。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调查ST华信2017年度报告中涉嫌的虚假记录。在中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进行调查期间,它们不允许发行股票购买资产,大股东也不允许减持股票。

关注函要求*圣华信补充说明签署重组文件的可行性和合规性。

8月12日晚,*圣华信回复深交所的担忧信,称自2018年3月以来,由于控股股东的影响,公司经历了债务危机,经营基本停滞,经营变得越来越困难。

为了解决公司的债务和生存危机,公司管理层一直在积极寻找和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中州炭素公司有意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之一,双方在早期就保持了联系和交流。

根据公司收到的相关回复材料,中州炭素已获得董事会批准。与此同时,中州炭素已明确沟通了解公司的客观现状,“双方合作可能存在困难”。该公司认为中州碳已签署意向书,并了解双方合作的潜在障碍。公司在与管理层审慎合理地讨论相关事宜后做出了决定。

*新华信明确否认使用信皮拉尔抬高股价。

四年多前,*圣华信的股价一度达到44元,但现在只有0.67元。面对退市,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

截至第一季度末,*圣华信仍有81,000名股东。

在前十大股东和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除大股东外,绝大多数是自然人股东,机构较少。

尽管除名后仍有可能恢复列名,但可能性相对较低。

发表评论